(转自显密禅修学院)

在佛学修习中,以参悟的方法,见彻心性之本源是证悟心性的方法之一。近期显密禅修学院众弟子在带安来上师带领下,参悟《达摩禅师论》之“了心门”。众弟子结合个人日常实修之体验,向上师递交了一份份精彩的实证报告。下面摘录四位弟子的心得体悟与您分享,如您能耐心阅读完,一定能从中有所收益。

弟子空贤:夜叉来袭,“空心”获救

心性甚深义法,由常看守心故,了自己心,无障无碍,灵通迅速而体常住不动。此段意境如何理解?末学以一段梦禅诠释如下:一日于梦禅中,与大众乘一大船漂游在黑色大海上。忽见一高大夜叉手握大刀来袭,船只瞬间被黑海吞没。

大众哭号呼喊求救无望,海水瞬间淹没至我胸口,顿感呼吸困难。心慌之余,结金刚跏趺坐,口诵六字大明咒,然继续下沉。究心慌之源,因本人有心,未空心;口诵明咒,还有唇齿这个我在,因有我在,故身子继续下沉。

尝试空心,空掉夜叉厮杀过来的恐惧,让心安住,一遍遍诵持六字真言。心有咒,继续下沉,快窒息。试探第三次,空掉六字大明咒,调整跏趺坐姿,双手合掌,紧闭双眼,再诵六字大明咒,然继续下沉。

试探第四次,此咒到底如何运用?海水已快淹至口鼻,心想,彻底玩完,四大皆空,我还怕什么黑风黑海?还怕什么夜叉妖怪?得了,紧闭双眼,世间本无我,死就死吧,让自己与海水、虚空融为一体吧!

空掉沉没的船只,空掉求救的众生,空掉手拿钢刀正刺向“我”的夜叉,空掉六字大明咒能弹飞夜叉而保护“我”的念想,空掉正双手合十跏趺坐的这个“我”,当下把这颗心安住在“空”里,瞬间,整个“身子”轻如空气,从黑海中一跃而起,如火箭般飞向虚空。

耳边传来呼呼的声音,没有恐惧没有颠倒,一直向上飞升。突然想起“我、恐、高!”这个“我”一现身,瞬间摇摇欲坠,如断了线的风筝,在空中东倒西歪。惊恐之下,这个我执更重,干脆就头朝地,脚朝天,旋转着,重重地直坠海底……

何谓“了心门”?了心,清醒、明觉也;当下念念觉知,应作如是观。何谓“观”?心也,行也,行则知行,走则知走,眠卧则知眠卧,躯伸肢展,唇齿语动,清醒明觉、念念觉知也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处处无不是心,看则知看,闻则知闻、嗅则知嗅、咀嚼则知咀嚼、触则知触、当下了了分明,清醒明觉既为看守心故。心神不一,既为散乱,心走也。

感恩上师带领弟子们参悟禅宗心门,让弟子对自己这颗“心”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!顶礼大恩大师!弟子空贤合十礼拜!

弟子空融:悟达上师坐相,了无挂碍

从十四心门开始的“安心门”,到现在的“了心门”,都是在告诉佛弟子一个修行的方法,那就是每时每刻把这颗外驰攀缘的心牢牢看守住,令其不被外境所转,这样持之以恒使心产生相续的定力。随着定力的加深,我们渐次了知这颗心非肉团之心,实乃如来藏之妙明佛心,此心可大如虚空十法界尽在其中,亦能小如芥子却含纳须弥,这便是我们这颗心的妙用。

而能让此心达到无有障碍六根神通阔达的境界,这需很深的禅定功夫。众佛弟子因在六道中流转生死太久,染污太重,这种本具有的神通早已垢染遮蔽。又因在修行佛法上佛理不通达,加行不积极,故而在一些事相上不觉不知,意乐心无法升起,这又如何能让此颗心灵通敏捷无障碍啊!

曾经自己有段时间打坐,一上坐念诵完大恩金刚上师带安来的祈请文,闭上双眼,上师就出现在脑海里,但上师的坐姿总是那么随性,不是游戏坐就是自在坐的样子,而我心里就不自在,坐在那一遍一遍地重新观想,总想让上师呈金刚跏趺端坐于莲花宝座上……

忽然一日醒悟,上师呈游戏坐或自在坐皆是对我的教诲示现,诸佛菩萨相无定相,游戏坐代表上师佛菩萨以大神通力游戏人间,目的是以善巧方便度化众生。而自在坐表现了诸佛菩萨离一切执取,自在意乐的状态。不论上师坐相如何变化,法身佛心从未动过。如《金刚经》上云:如来者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故名如来。佛的法身周遍法界,根本没有来与去。只是我等凡夫总是看生灭现象,却不参究此佛心不生不灭、不垢不净的真理。而我对师父坐姿的要求不正是心有挂碍,从而让心不能安住在当下吗?

心的本体是不生不灭,如虚空般寂净,而当我们证悟到这心的寂灭是如如不动时,便知佛说的涅槃之相了。

一路修行参悟“心门”的过程,即是破迷开悟的过程,从道理上的不迷到事相上的不迷,都须我们佛弟子身心合一在工作与生活中历练;更要依止在恩师的足下,以一颗无伪虔诚的心承事上师,以百分百的心恭敬上师,如此必得百分百的加持。

顶礼大恩金刚上师带安来!弟子空融顶礼叩拜!

弟子空幻:心之灵通迅速,原来如此

在刚皈依金刚上师带安来两三个月的时候,由于家里佛台刚布置好,我经常会双手合十恭敬站在本尊唐卡前,目不转睛的盯着唐卡观想,希望能像在闭关时那样感应到上师的开示!

记得有一次如往常一样双手合十立于唐卡前(末学皈依前完全没有接触过佛法,所以很不如法的站立在佛菩萨面前,在此向上师忏悔),突然清晰地感觉到有东西从我左肩处钻进钻出,我吓了一跳,生怕有什么邪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!后来向上师祈请问法,上师解释说“这就是你自己那颗‘心’”。当时我懵懵懂懂,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”,现在参学《达摩十四心门论》,特别参悟到“了心门”这一段时,瞬间灵台清明,当下了悟何为“灵通迅速”。当我于唐卡前安守住此心,常住不动之时,此心便“无障无碍,灵通迅速”。

弟子以无法言喻的心感恩上师佛的点悟和启迪,让弟子当下洞彻本心!

弟子空识:达摩祖师亲临教示—心外无法

今天来参悟“了心门”,首先分享前一段时间上师加持的殊胜梦禅。是日,睡前默念《心经》,反复念诵至入眠。梦中有一身著长袍白衣的大师来为我讲法,起初以为是观世音菩萨,但观察了大师的面容后隐约觉得是达摩祖师。大师手指着地上的两块大石头开始说法,整个过程没有说话,都是用意念交流的。

大师让我观察其中一块石头,我看到青黑色的石头表面很光滑,似经历了岁月的磨砺,内嵌白色不规则花纹,而整个砂砾地面像是日本枯山水的庭院。在我观察石块的同时大师向我宣讲了很多关于“相”的法义,然后说“外相既如此”,之后大师又开始宣讲心法,梦境中我已然明了大师所示“心外无法”之意,对大师合掌恭敬言:“我明白了”。大师点头到“其实不用特意寻求,心清净了,自然会了解真相,每个人本自具足。所以今天也真的没有什么法可以给你讲,而且你也不需要。”我也点头会意好像明白了大师的意思。

醒后梦中的经历久久萦绕,于是开始读诵一些达摩祖师的论著,时常思维其中的甚深义理。

“了心门”为禅门教法之一,“由常看守心故”,为什么几乎每个心门的开始都是常看守心?弟子理解看守心应是禅门修法的一个要点。佛陀在《圆觉经》里曾开示菩萨的修行次第、云何思维、云何住持、普令开悟的方法:奢摩他行、三摩钵提、禅那。而此三行皆是外息诸幻,内守一心的修法。宗门有多种,守心是枢纽,努力观心,假以时日,方可寻到自心所在。我们常常混淆了自心与日常的意识之心,以此为我心,妄想执取,遂缘牵因果,沉迷轮回。若精勤修习,超越人我幻心,毕竟明澈晓了自心。

“无障无碍,灵通迅速”,当知自心即是“如来藏”、“真如”、“净圆觉心”,其无染无著故无有障碍、遍知通达。

“而体常住不动,毕竟寂灭,即涅槃相。”自性之心不增不减、不来不去、如如不动、圆照澄明,亦是佛陀开示的常、乐、我、静的涅槃相。

我本求心不求佛,了知三界空无物;

若欲求佛但求心,只这心心心是佛。

我本求心心自持,求心不得待心知,

佛性不从心外得,心生便是罪生时。

“心是佛”、“心自持”、“不从心外得”…… 达摩祖师的这个偈子里面应该有更多的提示,也许有一日达摩祖师会于梦中再来,看我如何将心予他。